<form id="hbvr3"></form><form id="hbvr3"></form>
      <address id="hbvr3"></address>

      <address id="hbvr3"></address>

      一个催收人的十年

      新流财经 新流财经
      2021-03-16 14:20 625 0 0
      也曾见天堂,也曾遇风浪

      作者:小慧吖

      来源:新流财经(ID:xinliucaijing)

      十年催收江湖,看尽人间冷暖。

      今天故事的主角阿锋,自从2012年大学毕业偶然闯进催收行业到今天,“催收”这个词足足陪伴了他近十个春秋。

      从帮温州典当行老板要债,到帮消费金融公司催款;从戴着墨镜、叼着华子的“勇士”,到天天说抱歉,终于累倒在工位上的“打工人”……

      阿锋用近10年时间经历了民间借贷的风起云涌和互联网金融的潮涨潮落,但是,最刻骨铭心的还是那一幕幕世态炎凉的人生。

      当穿着白衬衫、帆布鞋的小白遇见满身名牌的大哥

      2012年6月,阿锋从华东地区一所大专院校毕业后慕名来到了浙江温州。“因为老家离浙江近,很多人在浙江发财了。”阿锋觉得那里充满了机会,遍地是黄金。

      他很快就被一则“典当担保公司招文员”的广告吸引了,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的他满怀期待跑到这家公司,第一次见到当时的老板:抽着中华,满身的LV 、古驰,以及他叫不出名字的公文包和手表。

      本来感觉蛮唬人的,心里还有一丝丝犹豫。但在老板给他开出3000块钱一月工资并且包吃包住的条件后,他瞬间被打动了。

      “那是2012年啊,我一个刚毕业的大专生,能有这么高薪的工作。”阿锋回想起当时的那一幕,依然兴奋不已,他说,换到今天,他依然会选择留在那里。

      在这个公司工作很轻松。所谓文员,就是帮老板打印合同,以及端茶倒水。公司气氛融洽,每天老板吃什么,员工就吃什么。公司里其他同事从来不喊老板为“老板”,而是叫“大哥”,或者“老大哥”。

      公司办公室有个柜子,里面全是百万级到千万级的借款合同。

      “比如借款1000万元,关系好点的就到手850万元,一般就到手700万元,中间没有利息 ,约定好借半年,半年后就还1000万。”阿锋感慨,这可能就是前些年民间“砍头息”的玩法。

      公司里每天人来人往,非富即贵,全是开着宝马、路虎、奔驰、保时捷的人,有鞋厂老板、眼镜厂的老板,也有开酒店的老板。

      这些老板,大部分会把自己的几辆车或房产证抵押在此,钥匙和证件放在公司保险柜,再借走几百万元或者几千万元。

      阿锋逐渐明白了,公司所谓的业务,说得好听是典当、担保,实际上就是民间借贷。

      据资料显示,温州民间借贷大概起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在民间刮起一股借贷之风,其借贷利率往往高于传统金融机构,但当时的小微企业主大多很难从银行等金融机构借到钱。人们借钱开工厂、做生意,很多是靠民间借贷起家。

      由于这类民间借贷利息较高,并不受法律保护,民间借贷纠纷也逐渐增多,局势难以控制。

      2011年8、9月份,温州民间资本爆发了债务危机,温州民间资本、民间融资和社会元气大伤。

      2012年3月,国务院在温州设立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开展金融综合改革先行先试,从解决温州民间资本多与投资难及中小企业多与融资难的问题入手,引导民间融资规范发展。

      阿锋入职这家公司时,正是这场轰轰烈烈的金融改革前夕,温州民间借贷最疯狂的阶段。

      这也是小白阿锋踏入催收这条路的开端。

      小白变身“催收大哥”

      阿锋从行业小白到“催收大哥”的过程,离不开老板的栽培。

      在公司做了2个月平淡无奇的文员后,老板提出让他出去跑跑业务,将阿锋工资由月薪3000元提到了5000元,还提到一点——“车库里面的30多辆车随便开。”

      阿锋告诉老板自己没有驾照,老板转手给了阿锋10000元现金,让他去考驾照。

      实际上,作为大专毕业生,阿锋在这个公司已经是最高文凭,其他很多同事只有初中文凭,但在这一行,阿锋是最没经验的一个。

      阿锋跑业务要债的时候从来不走“暴力”的套路。他只是和几个同事,开着车,带着被褥,要么去借款人公司住上几天,要么在借款人买菜、接孩子上下学的时候,在旁边齐整整对着借款人微笑一下,然后转身就走了。

      表面上不打不骂,实际上这种“微笑”恰好给人精神上的压力。

      一些心理承受能力不行的老板,在三天到五天后,就会乖乖打钱,而他们团队则能得到回款10%作为这场卖力演出的回报。

      碰到借款人报警,但因为借款合同白纸黑字存在,阿锋他们没有打人、骂人,最后常常只能不了了之。

      阿锋至今记得第一次和两个同事出去要债,是去找一个眼镜厂的老板,有个800万元的借款合同到期迟迟不还钱。

      到了眼镜厂老板的办公室,老板直接说没钱,300号工人的工资都没法发放。

      阿锋他们没有放弃,开始调查眼镜厂老板开的车,暗中几位同事开着车交叉跟踪着这个不还钱的老板,并带着相机。

      这个老板去哪里吃饭、洗澡全部掌握得一清二楚。更重要的是,还发现这个老板的婚外情。这成了他们催债的重要把柄。

      跟踪了两天后,阿锋和几个同事假装到这个老板和情人下榻的地方敲门送快递, 再把这几天拍到的照片给他看——“他和他的情妇在车上搂抱啊、吃饭啊、还搂着去五马街逛街、去银泰买东西等等,我们都拍下来了。”阿锋说,他有把握这个老板会还钱。

      因为不还钱,这些照片会出现在这个老板的家人的手上,妻子会跟他离婚,再分走他一半的家产。

      果不其然,这个老板最后妥协了,没过几天便还了钱。

      这一趟,阿锋和几个同事每个人分了7万块钱。

      那是他第一次尝到赚快钱的滋味。

      阿锋原本身材瘦弱,有一次去催债还被借款人泼了一盆开水,差点没躲过去,后来,为了好好干催收,阿锋又去学习了散打。

      就这样,一个职场小白,经过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摇身变成了真正的“催收大哥”。

      催的债越多,阿锋的收入也越多,不到半年的时间,阿锋的银行账户上已经有了100多万元的存款。

      2012年底,温州民间借贷乱象随着金融改革走向尾声,地产崩溃、企业倒闭、公司老板跑路等事件不断发酵。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的洗脑广告也在全国街头巷尾地摊上响起。

      这不是传说,而是真实又冰冷的事实,同样也是一个时代的印记。

      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背后,是温州民间金融体系分崩离析,逃债者越来越多,地下民间借贷公司开始清盘。

      阿锋工作的这第一家公司也走到了该解散的时候。

      阿锋还记得最后一次和这帮同事去到隔壁市的一家上市公司要债,经历也很离奇。

      当时上市公司的老板不在公司,阿锋和同事买了被子和食物直接住到这家公司,一来二去竟然和这个老板的秘书混熟了,阿锋的一位同事还和这位秘书谈起了恋爱。

      不得不说,催收真是个高情商活儿!

      过了几天,他们从秘书口中得知这家公司确实已经濒临倒闭,老板到了已经让员工众筹出资拯救公司的地步。

      阿锋的老板似乎特别神通广大,总能调查到这些老板的行踪。在这个公司打了一个星期地铺后,阿锋的领导打电话告诉他,当天下午5点,这个上市集团的老板会下飞机。

      几个人匆匆前往机场等候,拿着借款合同,以及并不清晰的身份证复印件。

      结局就是,阿锋一眼认出了这位老板,在还没有出机场的时候,就走到其身边问好,并把借款合同复印件递给了他。

      老板承诺当时月底还钱,但是没有行动,阿锋几个同事又开始频繁出现在这个老板的行踪所在地,对他“微微一笑”。

      受不了阿锋他们坚持不懈的“微笑”,这个老板最后真的还了钱。

      再后来,这家公司真的走向了倒闭。

      2012年年底,阿锋的老板用一把火把一大沓借款合同全部烧尽。

      但,阿锋的催收故事并没有结束。

      跟着催收老板出国挣大钱

      国内典当担保生意不做后,阿锋的老板转向去非洲投资生意。

      在2013年的春节,阿锋和几个同事一起坐上了去乌干达的飞机,前往国外继续“要债”,帮老板从不想投资的企业那里要回投资款。

      非洲的催收经历开始让他进一步体会到“纸醉金迷”:用美金计算的月薪,包吃包住的生活,公司还给配了保镖、保姆和司机。

      深谙人性的本领在海外宽容的环境下更加迅速地增长,没多久阿锋和同事就帮助老板催回了第一笔投资款。存款数字在非洲的催收生涯里开始飞涨,突然优渥的工作让他迷失方向。

      阿锋在非洲沾上了赌博的坏习惯,有时候一晚上赢几百万,有时候一晚上又输得精光。

      “太快得到的钱,总是让人心跳加快,走向迷途,还好年轻可以有重来的机会。”阿锋回忆,那之后每天更加浑浑噩噩。

      看不到方向的阿锋谋生了回国的想法。老板表示理解,2013年底,阿锋独自一人飞回了国内。

      他依旧选择回到浙江,想继续在这里开启第二人生。带着离开非洲时老板给的几万美金,想自己做生意,自己当老板,但却接连失败。

      似乎还是催收才是自己最擅长的事。于是,2016年,阿锋去了上海,重新开始做催收工作。

      但此时国内的贷款市场、催收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P2P还在繁荣,现金贷遍地开花。

      互联网金融的催收几乎没有门槛,但各地催收问题又常见报端。

      大哥上任“受气专业岗”

      2016年3月,阿锋进了上海一家车贷公司,月薪从8000元涨到10000元。

      他的日常工作是根据GPS定位,半夜和同事悄悄拖车。这种枯燥无味的拖车生活,阿锋只维持了3个月。

      在一些老朋友的帮助下,阿锋又先后进了一家知名P2P公司的贷后团队、一家第三方催收公司。

      平时工作是打电话、发短信,催借款人还钱。这对于经验丰富的阿锋而言,毫无难度。

      只是用一些规劝的方式,阿锋作为一个老催收人的业绩不负所望,很快月薪又从18000元涨到了25000元。

      催收,本就是一个摸清人性过程的职业,如果你十分了解借款人的心理状态,你就能说到他的软肋处,最后他就会还钱。

      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一年多以后,互联网金融行业再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8年,国内P2P公司接二连三暴雷,一场针对互联网金融的严监管正在袭来,“141号文”下发以后的现金贷市场也逐渐走向合规。

      在催收行业,合规也是第一位的。

      “不允许骂人的词汇出现,客户骂人,也不能反骂客户。甲方要求的禁词不能碰,不能向第三方透漏客户个人信息,不能删客户微信、短信、电话录音等。”阿锋直言,这个时候的催收已经从一个高危高薪职业变成了一个“受气专业岗”。

      阿锋入职第三方催收公司就是小组长,薪资不如以前,每个月13000元,只是寻求一个安稳。

      手下带着10个人左右的团队,每天不需要再做打电话这种枯燥繁琐的工作。他只需要给组员制定每天的拨打策略,分析组内接的案子批次回退率、回款率等,带领小组达标还款,完成公司制订的还款要求、回退要求,以及处理组内组员的客户投诉问题,巡场观察每位组员的话术,要求拨打习惯不好的组员及时更改,防止违规等。

      经过不到3个月的时间,他从组长升职为主管,月薪涨到15000元,管理三个小组,日常安排组长任务,监督组长业绩,和经理汇报线上线下工作进度,分析项目进度,甚至对接甲方,解决组内组长和组员解决不了的事务等。

      似乎,催收一直是他很擅长的事。

      决心说再见

      在这个公司工作了近3年时间,就在上个月,由于手下组员遭遇客户重大投诉,阿锋作为领导受到了严厉批评。

      罚款、降职。

      这是从业近10年,阿锋在职场上最狼狈的时刻。

      要掩饰心里的不痛快,还要继续完成每一天的绩效。

      “比如甲方本月委案1个亿要求回款1%,你就必须要完成指标。”完成甲方的指标越多,在甲方的几家委外催收公司中排名更靠前,才能为公司争取更多的资源。阿锋作为小领导,要安慰组员,还要鼓励大家继续努力。

      每家委外催收公司都在暗中较劲。

      阿锋举例,“如果这个月没有达标,甲方下个月原本应该给你3000笔借款,就只分给你1000笔,那所有人的薪资都要打折扣,可能公司的运营成本都不够。”

      将如今的催收工作和当年在温州要债的时候相比,简直天壤之别。

      当年的催收是“大哥”,如今的催收要面对借款人、监管、反催收的层层“问候”,再也不是一个安逸、赚快钱的职业。

      今天,阿锋的同事大多数是大专和本科毕业生,个别高中毕业的求职者要来工作,也必须征信良好。他们拿着一个月4000元-5000元的薪资,在武汉的写字楼里轻声细语的提醒借款人有一笔借款到期了。

      经过连续几个月的高强度加班后,3月初的一天,阿锋终于晕倒在了工位上。

      还好同事及时送医。

      躺在医院里,阿锋回忆这近10年的催收经历,感觉人生宛如一场梦。

      “本来工作是想让生活变得更好,现在工作变成了我所有的生活。”

      辗转难眠,阿锋向公司老总发去了辞职的微信。

      下一步,似乎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工作。

      但,阿锋再也不会做催收了。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新流财经”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一个催收人的十年

      新流财经

      我们提供零售金融、金融科技、消费金融报道。我们认为,以科技手段,改造零售金融业务,将是一个持久而伟大的浪潮。公众号: xinliucaijing

      51篇

      文章

      3.3万

      总阅读量

      我有话说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金融分公司不良资产

      金融分公司不良资产

      承接全国各类金融公司 如不良资产 资产管理 催收 商业保理 典当行 研究院 保险经纪 保险代理等停批金融公司 有需要的可以联系我 13689513873微信同步

      2021-03-18 回复

      特殊资产行业交流群
      厂家证券
      推荐专栏
      更多>>
      • 执行复议与执行异议之诉
        执行复议与执行异议之诉

        最高院及省高院案例解读,和优秀法官保持同样思维高度。分享强制执行领域“有用的干货”,坚持实务取向,以执行复议与执行异议之诉为重点,用案例精准解读法律,有效解决具体法律问题。

      • 市场与风险
        市场与风险

        独立市场风险动向;财经政策解读;市场热点分析;立足市场,把控风险。

      • 地产资管界
        地产资管界

        致力于提供最及时的地产资管资讯,最专业的解读分析。微信号: reamdaily

      • 好猫财经
        好猫财经

        找到商业世界里的好猫

      • 联合资信
        联合资信

        中国最专业、最具规模的信用评级机构之一。 业务包括对多边机构、国家主权、地方政府、金融企业、非金融企业等各类经济主体的评级,对上述经济主体发行的固定收益类证券以及资产支持证券等结构化融资工具的评级,以及债券投资咨询、信用风险咨询等其他业务。

      • 汇执
        汇执

        强制执行专家。上海市汇业(成都)律师事务所“执行与不良资产法律事业部”,简称“汇执”,一个只做执行的团队,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
      资产界公众号

      资产界公众号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
      5544444